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 >

访东南亚学者胡逸山:南海“搁置争议”可行

113发布时间:2016-07-19 11:44 类别:健康 东港新闻网

访东南亚学者胡逸山:南海“搁置争议”可行

  中新社新加坡7月18日电 题:访东南亚学者胡逸山:南海“搁置争议”可行

  中新社记者 符永康 文青

  南海仲裁案所谓“裁决结果”抛出一周之际,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高级研究员胡逸山得出一个结论:司法无法解决南海争端。

  胡逸山曾于2009年至2011年担任马来西亚总理政治秘书,目前在新加坡智库机构任职。18日,南海问题与区域合作发展高端智库学术研讨会在新加坡举行,胡逸山在会议间隙接受了中新社记者采访。

  “国际法只是解决国际争端的其中一个方法,有时甚至完全不是方法。”他感叹。这位24岁即获得法学博士的华人学者指出,中国与菲律宾应该真正启动双边谈判,邓小平先生当年提出的搁置争议是一个可行的途径。

  为什么要搁置主权争议?胡逸山认为有两个原因:第一,主权争议目前难以解决;第二,如果不搁置主权争议,会影响到各方在其他领域的合作。

  对于备受争议的南海仲裁案,他说:“仲裁庭把南海一些地貌都判定为岩礁,按照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》,岩礁只有12海里的领海,没有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。而美国常常强调海上通行自由,如果按照仲裁庭的判定,美国的舰艇就可以在南海肆无忌惮地进进出出了。”

  在分析厉害关系的同时,胡逸山注意到,近期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表现出与其前任阿基诺三世不同的态度。“既然大家都有意愿,不管仲裁结果如何,中菲就应该真正地启动双边谈判了。”

  他建议,中菲双边谈判可以从实际问题入手,例如开展渔业合作,商谈如何相互照顾对方的渔民。“先从存在共识的地方开始,将来甚至可以探讨油气勘探与开采合作。”

  他称,南海主权之争在中短期内难以从根本上破解,“现在能做的,就是共同建立互信机制,探讨开展渔业合作、联合巡航、打击海盗等具体合作。”

  当不少人的目光聚焦在南海仲裁案时,胡逸山却说,目前最重要的是,“更多的精力应该用于促进中国与东盟国家更紧密的经贸关系、人文交往。

  他举例说,对于中国提出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建设,东南亚国家有着强烈的参与意愿。菲律宾即便与中国有着激烈的领土争端,但仍然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。

  胡逸山说:“这些年在国际关系方面的经验告诉我,国际法只是解决国际争端的其中一个方法,有时甚至完全不是方法。重要的是,有关各方要抱着解决实际问题的政治决心,坚持和平、共赢,这样才能使得南海的‘温度’降低。”(完)